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深圳楞严小组

我为菩提修行时 一切趣中成宿命 常得出家修净戒 无垢无破无穿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跟随虚云老和尚  

2010-12-13 16:00:44|  分类: 文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跟随虚云老和尚

圣安口述  王晓南整理

 

  这是一位老出家人暮年的回忆,句句出自老人之口,字字发自老人之心。老人的经历极富传奇色彩,有些简直难以置信。这篇回忆表达了老人对他一生最敬仰的虚云老和尚的怀念之情。

  我俗名李荣,法号圣安,属牛。十五岁时跟随虚云和尚,三步一磕头,历尽艰辛,前往五台山朝拜还愿。半个世纪过去了,虚云老和尚也已经过世三十多年了。每当想起跟随虚云老和尚身边的日子,心中总有一种无限的思念和敬仰。虚云老和尚的一言一行、一举一动时时浮现在我眼前,就好象我仍然在他老人家身边。

  虚云老和尚德高望众,修行深,博学多才。尤其在修建庙宇方面,在中国近代历史上当属首屈一指。每建好一处寺庙,他从不自己享用,总是交给当地常住,便又起程上路了。在讲经说道方面,虚云老和尚的威望就更不用说了。因为我是个武僧,粗人,没有多少文化,虽在虚云老和尚身边,但对他老人家那种高深的境界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,只觉得他老人家可亲,可敬,就象自己的父老。

出 家

  说来话长,事情要从我出家之前说起。我从小生病,得的是小儿麻痹症,九岁时还要母亲背着进进出出。为了治好我的病,母亲到处求医,受的那个罪就别提了。有一次,母亲带着我到庙里烧香,求神保佑,在龙泉寺遇到一位老和尚名叫志空。志空老和尚看见这么大的孩子还要母亲背着,觉得奇怪。母亲就把怎么来怎么去说了一遍。志空老和尚看了看说,这不是什么太大的毛病。母亲总算看见了一线希望,忙跪下给老和尚磕头。母亲说,如果能冶好我的病,就把我舍给庙里。老和尚凤趣地说,话出口就算许下愿了。

  志空老和尚让我回去后天天喝茶叶水。当时五个大铜子一包的茶叶,从茶叶铺买回来用铜锅熬了,渴了就喝,饭前饭后也喝。结果两个半月,我的腿就能走路了!全家高兴的不知怎么是好。三个月头上,我母亲带着香,领着我来到龙泉寺,感谢治病的恩人。没想到志空老和尚已经走了。后来我才知道,这位志空老和尚是云南的,是一位很有名望的僧人。我见到他时他已九十岁高龄。

  因为我母亲许下了愿,说什么也要把我送给庙里。当时庙里的百川师父说什么也不肯留我,让我尽量不要出家。但是母亲许下了愿是不能改的。就这样,我十一岁时正式出家到龙泉寺,百川和尚就是我的皈依师父。

拜 师

  一个九岁都不会走路的孩子,一旦能走了,高兴的不得了,一天到晚总喜欢蹦蹦跳跳。一位叫蔽觉的老和尚见了我,觉得是个学武功的苗子。于是我十二岁开始跟蔽觉老和尚学习少林武功。当时蔽觉老和尚已近七十岁,武艺高超,深谙少林轻功。且不说飞檐走壁,就是咱们压场用的石头碌碡,他一下就能送上房顶。蔽觉老和尚一直活到九十八岁。

  我同蔽觉老和尚在少林寺学了三年武功,又随他来到峨眉山同他的弟子一起习武。到峨眉山几个月后,我在普贤寺见到虚云老和尚。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老人家。同是出家人,可他看上去与别人不同,待人和善,一点都不把自己当作长辈。

  虚云老和尚从南普陀起愿,三步一磕头行至峨眉。他身边有位使者叫静言,体格不行,前一段路程一直是他跟着虚云老和尚。一天蔽觉和尚把我领到虚云老和尚跟前,说我不怕受苦,一天不吃不喝也不要紧,根基不浅,而且做饭手艺也不错,建议我跟着虚云老和尚继续前行。从那时起,我跟随虚云老和尚两年多时间,从峨眉山到五台山朝拜还愿。路途遥远,又在战乱时期,一路上经历了无数艰辛,受到虚云老和尚父亲一般的爱抚,也亲身经历了让人无法相信的奇迹。

起 愿

  在近代大僧人中虚云可说是数一数二的。他出生于官宦家庭,据说父亲是个州官。他十几岁的时候就打算要出家。父母为了安住他的心,给他娶了两房老婆,可是他结婚三年同居同榻却一尘不染,实在让人钦佩。父母无法打消他出家之念,在他十九岁的时候,还是跑出家,入了佛门。出家几年以后,他的父亲生病去世,姨妈带着他的两个妻子消发为尼。虚云当时又是悲又是喜。悲的是父亲病逝,没能尽儿子的一份孝心,喜的是一家归于佛门,自己没有白出家。为了报恩还愿,虚云老和尚决定去朝拜各位菩萨:南海观世音菩萨、峨眉山普贤菩萨、九华山地藏菩萨、五台山文殊菩萨。我跟随他的时候,他已经朝拜了普陀山,来到峨眉山,又要前往五台山。

  虚云老和尚从南普陀起愿。他一共有五大愿:(一)报国之愿。当时日本侵略中国,老百姓在水深火热之中。他希望中国能重新站起来,早日结束战乱。(二)报高僧培养之恩,使自己成为有名望之僧。(三)报父母养育之恩。如今全家皈依佛门,在有生之年全家了了生死。(四)尽佛家弟子之心。虽然修建庙宇,并没有给出家人谋什么福利,但也尽了一个佛家弟子之心。(五)学习唐玄奘步行去西天取经,修尽人间之苦,在中国弘扬佛法。

  当时佛教的各门各派都叫虚云老和尚为“革新派”。他认为出家人要有自己的目的,要承担自己的义务,要持戒。除了佛家的一般戒律之外,虚云老和尚还持三戒:(一)金钱戒。他从不自己拿钱,就连买东西的时候也是如此。每次他都让小贩自己掏钱,掏多少算多少。有一次一元钱的车钱,车夫拿去五元,他老人家还说结缘了,结缘了。(二)不图享受。他毋论冬夏总是那一身衲子,从不讲究吃穿,也不住高级地方,苦修功德。他一生修了那么多寺庙,却从不住下来享受。国共要人赠送的古玩字画也是随走随散到沿途的寺庙里。他说:“这东西不算我的,算庙里的。”(三)处处弘扬佛法。当时佛教中门派很多,有些方面僧、道、儒混在一起,信众也搞不清楚。虚云老和尚立下志愿要重振佛门。他一生修建了许多寺庙,后来修建了云门寺,让全国的僧人都来云门受戒,弘扬佛法,国泰民安。但由于某些原因当时的愿望并没有全部实现。他于1959年阴历九月十二日圆寂,他是坐着死的,那年他老人家120岁。

五台山朝拜

  那年从峨眉山跟随虚云老和尚时我十五岁,一心想跟他老人家学点东西。老和尚待我就象疼自己的孩子一样。无论走到哪儿,吃东西的时候总是先让我吃,让我穿暖和点,可他却总是穿那一件衲子。

  记得那是1938年底到1939年初,正是战乱时期。我们绕道从峨眉走川北、甘肃、青海边上到山西。每天天不亮起床,做功课念经,到晚上瞧不见路了才停下来。一般的路一天走八十多里,山路走四五十里。一天三堂功课,一次也不能落下。我们穿着草鞋,头戴斗笠,挑着随身用的东西。有庙就在庙里过夜,没有庙就在野地里打坐。天天如此。老和尚有时见我累了,不想走了,就对我说:“你不走啊?你不走我走。”过了一会儿我追上他,他又说:“你看,不怕慢,就怕站。刚才你说累,现在还得跑着追我,你说是你累呀,还是我累呀?”我也没话可说了。一路上,老和尚经常给我讲《高僧传》里的故事,还经常给当地老百姓讲出家的好处。每隔三、五天,我们每人还要检查持戒的情况。老和尚让我谈谈对他的看法,用现在的话就是提意见。我就说他生病也不肯休息,有的时候还发脾气。其实虚云老和尚很少发脾气,偶尔一二次也都是有原因的。

  在战乱年代,吃的东西比较困难。沿途的布施有什么吃什么,都是些粗粮杂粮,见不到油水,连豆腐都吃不上。我们还经常挖些山上的野菜吃。虚云老和尚在吃东西上从不特殊,我们吃什么他吃什么。但我知道他特别爱吃一种野菜,叫黄荆。吃在嘴里细嚼,想吃什么就是什么味。由于吃的不好,他老人家后来得了胃病。

  有一次他老人家病倒了,重感冒,发烧。我劝他休息,他不听,还是要走,我也没办法。我心里想,您老人家走到哪一站算是个头啊?从普陀走到峨眉,又从峨眉到五台山。下一步到哪?您到底要到哪儿去呢?每当我们问起他,他老人家总是说:“弘扬佛法,海外无边。到那时再说吧。”

奇 迹

  跟随虚云老和尚去五台山的这一路上确实发生了好几件奇迹。也许你们不相信,但这些事都是我亲身经历过的。

  有一次在川北的雁翅山上,遇到一群猴子。不知他们是出于善心还是出于好奇心,几个猴子从树上摘下果子往下扔,还朝我们叫。我们拾起果子,就看一只大猴子一边叫一边用手比划着。师父说:“你看,它让咱们撑袍子呢!”我们赶紧把袍子撑起来接。树上的猴子连果带叶地往下扔。它们找的果子都是好吃的。看我们吃着果子,他们在树上一个劲儿地叫,好象是高兴地说个不停。老和尚说:“慈悲咱们了。”这还不算是什么奇迹,后来遇到的几件事就更神奇了。

  有一天,我们在永峰山上迷了路。前边是一个大山涧,往下看一眼望不到底,离山对面有十多米,没办法过去。这时,天渐渐黑下来了。没办法,我们只好就地打坐,开始做功课,准备在这里过夜了。就在这时,刮起一阵风。风尘过后,山那边出现了一条大蟒蛇,有三十多公分粗,就象个脸盆口似的。老和尚对我说:“圣安,咱们可以过去了。”这时候就看那条大蟒蛇眯着眼,吐着芯子,头向我们一点一点的,就象要吃了我们。我回头对师父说:“您真会开玩笑,它还不得吃了咱们?”师父说:“别害怕,这是菩萨派它接咱们来了。”师父见我害怕,就让我闭上眼睛,他老人家拉着我的手,我眯着眼看见那条大蟒把头伸到山涧这边,老和尚先踩上去,我也跟着踩了上去,就象踩在树皮上的感觉,有点弹性。我们一步一步走到了对面,看见那条大蟒确实非常长,到底也没有看见尾在什么地方。过去以后,老和尚赶快打坐,诵经。一阵风刮起,筹我们睁开眼睛,大蟒已经不见了。从那儿走了两里路,来到一个村,叫西哨村,八十来户人家。我们在那里住了三天。

  又有一次,走在一片原始森林的边上,这座山叫虎丘山。忽然变天了,风沙很大,眼看天色越来越暗。这里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,只听见呼呼的风声。一会儿,下起雨来。暴雨夹着冰雹下了好一阵子才停下来。大雨过后,到处都是湿的,路很滑,天越走越黑,于是就决定就地打坐了。我去取了山水,找了点儿柴,点火烧水。我们身上穿的单薄,又是大雨刚过,浑身发冷。我一边烧水一边烤火,忽然听见有老虎的吼声。只能听见声音,看不见老虎。吼声有应有和,肯定不是一只老虎。师父见我脸色都变了,就说:“又胆怯了吧!咱们有命就活着,没命就是虎口之食,过来靠着我,你就不害怕了。”我们过午不食,喝了热水,就背靠背地坐着。我当时小,路途又劳累,一会儿就睡着了。到了半夜,觉得越睡越暖。睁眼一看,嘿,六只老虎围在我们周围,老和尚还用一只手抚摸着大老虎的前爪。我晃晃脑袋,觉得自己莫不是在做梦?我莫非是看见伏虎罗汉了!我三次要站起来,师父都没让我起来,叫我赶快念经。过了一会儿,我又睡着了。天亮醒来,师父笑着对我说:“昨晚害怕了吧?是山神来了!”

  走到距五台山一百多里地的时候,文殊普萨来迎接我们。这事说起来可能没人相信,那时要是有个照像机就好了,一个黑白照像机就行。在五台山有这么一句老话,菩萨对有缘的人“远接八百,走送一千”。五台周围八百里地没有土匪。这天,我们正在休息,坐在那里聊天,虚云老和尚给我讲庙里的故事。还说:“一处不到一处迷,处处不到处处迷。咱们那回遇到的不是蟒,是龙;在山里遇到的不是虎,是山猫。你看,到了五台山,就有人来接咱们。”那天有雾,虚云老和尚有点头晕。我们休息了一会儿就往山上爬。爬到半山腰,忽然眼前发亮,就象闪电一样,老和尚赶紧让我跪下,行礼。这时,山坡上出现了文殊菩萨,手里挥动着拂尘,好象要说话的样子,足足有五分钟。文殊菩萨真的来迎接我们,我们浑身增添了很多力气。中午没吃饭也不觉得饿,一天走了将近九十里地。晚上来到下峰寺,在这里住了两天。

  最后这一次是在离五台山不远大约有三十里的地方。山坡上忽然亮起了佛光,一位老太太从山坡上走下来,老远就问:“累不累呀?”当时已经是秋天了,老太太从篮子里拿出几个杏,就是咱们吃的大白杏,给我们一人四个。她还说,吃了第一个杏不饿,吃了第二个杏不渴,吃了第三个不累,吃了第四个全身轻松,心情舒畅。我接过杏,再看老太太已经不见了。这时我们才醒悟过来,这一定是菩萨来帮助我们了。因为那时是秋天,秋天哪有杏呢?可我们手里的确实是杏。这杏吃了以后,几天不觉得渴,也不觉得饿,精神特别好。

  到五台山以后,虚云老和尚要在那里住些日子。他对我说:“你有什么事就去办吧,跟我一路上劳累了。大愿已了,找个地方休息休息。”几天后,我离开了虚云老和尚。回想起来,在跟随他老人家二年多的时间里,除了刮风下雨,或者生病无法走路以外,一天不停地走,天天与他老人家在一起,深深感到他内心里要弘扬中国佛教,一心希望国泰民安的宏图大愿。

  现在每年阴历九月十二日,虚云老和尚圆寂的日子,海内外的弟子都要朝拜他。我至今随身带着他老人家送给我的小金佛。这里有我对他老人家的深深思念和无限敬仰,有我对他老人家的一片心。

一九九二年三月 北京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